你能想像哈利波特、魔戒的佛羅多、鋼鐵人、甚至是許多傳奇英雄,其實都是同一個英雄的化身嗎?神話大師「Joseph Campbell」的著作千面英雄(A 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s)中提及了這個論點,他認為所有的英雄神話都有著一樣的模式、令人著迷的模式,每個英雄都經歷了一樣的旅程,從歷險開始、試煉、逃脫、救贖到返回,每一個傳奇故事都有著類似的劇情,讓人著迷其中。

為什麼這些模式會令人著迷呢?小說或者電影故事在進行的時候,讀者與觀眾就像是真正成為了故事中的那個英雄一樣,進入了一段歷險。在那一兩百坪大的電影院裡,每一個座位上的觀眾都成為了主角在現實生活中的化身,體驗英雄的情緒、動作,與英雄一起完成這個冒險。好的英雄故事讓觀眾就像身歷其境一樣,當英雄感到恐懼,那種恐懼就在觀眾的內心蔓延。當主角真正客服內心的陰霾,擊敗魔王、敵人,迎接成功的曙光時,觀眾也洗滌了自己的心靈,完成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冒險。

電影的層次

電影學中有經典的三個層次:本能的、替代的、窺視的。最簡單的電影會刺激觀眾的感官,當驚險的煞車場面在畫面上呼嘯而過的時候,會激發著我們的緊張感。當我們看著喜劇片裡的老梗笑話的時候,我們依舊會笑的開懷。這種電影帶給人的快樂屬於本能的層次,它是基本的,容易吸引人也美觀的,讓人感到非常單純的愉悅。而當電影提升到第二個層次的時候,劇情的本身、或演員的舉手投足與表情可能都帶有另外一個隱藏的含意,觀眾會開始思考這些劇情上的可能降臨到自己身上的時候,我們會做何反應,這種刺激觀眾內在的特質,會大幅度提高電影的精緻與深度。當電影提升到第三個層次時,觀眾會開始窺視自己的內心,檢視自己內心的碰撞與衝突,將自己的經驗與情感投射到電影主角中,此時此刻,觀眾就成為了劇情中的主角了。

設計的層次

Donald Norman 在他的著作「情感設計(Emotional Design)」中,也提到了設計的三個層次:本能的(Visceral)、行為的(Behaviral)、以及反思的(Reflective)。這三個不同的設計層次勾勒出了一個產品與使用者互動的方式。

產品的外觀、介面、視覺美感屬於本能層次,好看的外觀會直接吸引著人的目光,漂亮有型的商品總是讓我們想要可以多看兩眼,讓我們總是忍不住為了漂亮的裝飾品花下我們覺得值得的金額。這些感官刺激著我們的視神經與大腦,讓我們相信這些東西是好的、漂亮的,有了他的未來會更好。而當產品提升到第二個層次的時候,使用者的行為就被參考進來了,一個漂亮的開罐器將會成為每次紅酒對酌的好夥伴,或是永遠成為櫥櫃上的裝飾品,就得考慮到這個行為的層次。行為包含了物理限制與心理限制:以養護中心的插座為例,讓年長者能夠不用彎腰、就能夠順利接上電源的的插座位置,要遠比它的粉紅色外觀要重要的多了。美感的本能滿足了使用者的感官需求,而這些同時滿足心理限制與物理限制的產品,更是解決了使用者真正的問題。

而當產品來到最後一個層次:反思的時候,成就一個好的產品是來自與使用者的文化、學習以及知識的互動。就像電影的第三個層次一樣,在使用者些產品的過程,我們的內心將會真正的愛上這個產品。IKEA 的櫃子有著還算不錯的設計外觀、勉強能用上兩三年的使用性,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與那自己組合出來、有點歪卻又很可愛的床頭矮櫃有著深刻的互動,我們將我們學習到的知識應用到了這個櫃子上,它將成為我的產出的一部分,而我則成為這個產品的主角。在新版「體驗經濟時代」的序中所提及的熊熊夢工廠,也有著類似的體驗-在每一家店裡,顧客都可以製作屬於他們自己的玩具熊,完成了真正能夠達成自我形象與自我滿足的產品體驗。

成為英雄

這也是 Joseph Pine 與 James H. Gilmore 的經典著作「體驗經濟時代」所提出的漂亮論點:「舞台經濟」,如果我們能夠提供舞台給使用者,讓他們每一個都成為傳奇故事中的英雄與主角,那麼體驗就成為了獨一無二的產品經驗。身為設計師,對於每一個產品,我們都是一部電影的導演,產品是這部電影的舞台、場景、劇情以及轉折,而英雄,就是使用者本身了。

We must be willing to get rid of the life we’ve planned so as to have the life that is waiting for us. – Joseph Campbell

參考文獻:
1. A 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s, 2008, Joseph Campbell.
2. Emotional Design, 2004, Donald Norman.
3. 體驗經濟時代(十周年修訂版), 2013, Joseph Pine & James H. Gilmore.
Images via JD Hancock, CC License.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