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裡的弦外之音

無論是電影、圖畫或任何形式的創作中,「色彩」都是非常基本且重要的元素。好的色彩運用可以讓人一眼看出創作者想表達的情緒。因此,如何恰當的運用色彩是一項相當重要的課題。

平常在看電影的時候,除了關心劇情,也可以試著觀察導演所運用的色彩,往往可以看出鏡頭的弦外之音。甚至許多電影在製作前期的 Concept 階段就會製作出 Colour Script,透過有計劃的色彩安排,讓觀眾更容易感受出當時的情節與氣氛。

色彩的性質可以簡單利用色彩的三個屬性,也就是「色相」、「飽和度」與「明度」來區分,以下我們會從「色相」的觀點來討論電影中的色彩運用。

  • 色相(Hue:Appearance Parameters of a Color)
  • 飽和度(Saturation:Intensity of the Color)
  • 明度(Value:Brightness / Darkness of the Color)

20171025-blog-images-0

20171025-blog-images-0
Itten Color Wheel

5 種電影中常見的色彩構圖
一、單色構圖
用單一顏色來強調獨特的氛圍。例如動畫《天外奇蹟》當中,主角面臨情緒上的低潮時,畫面使用血紅一般的天空,呈現出低落與絕望的氛圍。

20171025-blog-images-0
《天外奇蹟(Up)》, 2009

二、相近色構圖
使用色相環中相鄰的 2~3 個顏色,這種配色法在視覺上會較協調舒適。例如《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整部電影的情緒都較平和,就連在監獄的橋段都很粉嫩,帶點烏托邦的喜劇感。

20171025-blog-images-0
《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2014

三、三原色構圖
取用色相環中間隔相同的三原色,由於三原色屬於較原始純真的色彩,彼此間的對比度也高,不符合現實生活中常見的視覺,能用來營造超現實或是誇張的場景。像法國新浪潮電影《狂人皮埃洛》中經典的一幕:主角身穿紅色的襯衫、將臉塗成藍色、手握黃色炸藥,是 1960 年代非常前衛、超現實的創作手法。

20171025-blog-images-0
《狂人皮埃洛(Pierrot le Fou)》, 1965

四、互補色構圖
使用色相環上對比的 2 種顏色(也就是相鄰 180 度的顏色)。這種色彩運用非常受歡迎,尤其是橘色與綠色的組合,常被運用在動作片或劇情片中。因為這類型電影中有大量的動態與物件,對比色的應用可以讓導演更容易的在畫面中製造視覺焦點與質感。《007:空降危機》的這個鏡頭就使用橘黃色使觀眾忽略周遭的燈光,引導觀眾視線。

20171025-blog-images-0
《007:空降危機(007: Skyfall)》, 2012

《瘋狂麥斯:憤怒道》這部電影則是用沙漠的橘與天空的藍來凸顯視覺美感。

20171025-blog-images-0
《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 2015

五、補色分割構圖
這種構圖原理與上一個互補色很類似,但是會加上其中一個顏色的相近色,例如在紅色與綠色當中,加入綠色的相近色:藍色。這種色彩運用可以呈現出互補色的對比,但相較之下沒有那麼緊繃,常用來呈現歡樂與活力的氛圍,或是充滿想像力的場景。例如電影《魔幻旅程》描述一個小女孩的幻想世界,因此使用補色分割,並偶爾出現色彩誇張的物件,雖然沒有劇情上特殊的意義,但能營造出電影的魔幻氛圍。

20171025-blog-images-0
《魔幻旅程(The Fall)》, 2006

而《樂來樂愛你》中 Emma Stone 飾演的女主角常穿鮮艷色系的連身裙,再搭配場景,為電影賦予舞台劇 / 歌舞劇的活力感。

20171025-blog-images-0
《樂來樂愛你(La La Land)》, 2016

《英雄》:用 5 個顏色訴說 5 個故事
電影《英雄》描述秦始皇時代,殘劍與飛雪等人想要刺殺秦王,但被無名殺害的故事。無名抵達秦王宮中,向秦王陳述他殺害刺客經過。這部電影使用 5 個顏色來代表 5 個版本的敘事,在色彩運用上是很具代表性的例子。

「黑色」是電影開頭與結尾的主要顏色,象徵著現實世界,也是「權力」與「冷漠」的代表,而秦國尚黑,黑色就是秦國的代表顏色。

20171025-blog-images-0

第一版本的故事中充滿了忌恨的三角關係、以及趙國師生寧死不屈的激烈情感,因此使用強烈的紅色作為主色調。

20171025-blog-images-0

秦王識破了第一個版本的故事並不是事實,因此臆測了第二種版本:他理想中「有情有義」的刺客,以及一段非常理性、偉大的愛情。殘劍與飛雪在藍色版本中的情緒比較平和,導演便使用藍色凸顯這種沈靜感。

20171025-blog-images-0

第三個版本的故事才是真正的事實,因此使用象徵「真實」的白色,讓無名重新陳述殘劍與飛雪之間真正的經歷。

20171025-blog-images-0

第四段故事使用綠色來代表「回憶」,敘述過去殘劍與飛雪相識到刺秦的經過,解釋殘劍飛雪兩人意見分歧的原因。

20171025-blog-images-0

色彩的限制使用:營造獨特電影風格
一、色彩的限制使用
許多電影會定義幾種色彩作為故事中具有象徵意義的代表色。為了使效果更明顯,時常會對整部片做降低飽和度的處理,當電影的代表顏色出現時,就會特別明顯。例如電影《戀夏 500 日》就使用了灰暗的限制色彩來暗示男主角低潮的心境。

20171025-blog-images-0
《戀夏 500 日(500 Days of Summer)》, 2009:代表女主角的藍色髮帶

20171025-blog-images-0
《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 1999:代表慾望的紅玫瑰

二、極端的色彩限制使用
「極端」的色彩限制使用,能更明顯、更進一步地讓觀眾感受到視覺衝擊。把絕大部分的顏色轉為黑灰白,這樣代表色出現的時候會更加強烈。具代表性的電影是《萬惡城市》,原作是 Frank Miller 繪製的美式漫畫。跟漫畫書一樣,電影基調以黑白為主,但在情緒 / 視覺最強烈的地方跳出的顏色,能夠把原作暴力直接的情緒表達出來,也讓血腥的部分更有戲劇效果。

20171025-blog-images-0
20171025-blog-images-0

20171025-blog-images-0
20171025-blog-images-0
《萬惡城市(Sin City)》, 2005

而黑白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中,唯一具有色彩的畫面是穿著紅衣的小女孩。她象徵著戰爭與殺戮中僅存的「希望與生命」,是電影中最醒目的存在。但是在她死去的時候,她身上穿的紅衣卻像血跡一般刺眼,象徵令人難以忽視的「死亡」。

20171025-blog-images-0
《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 1993

創造專屬一部電影作品的色彩象徵
不同顏色代表著不同的情緒,而彼此間又存在著聯繫和差異,著名的心理學家羅伯特‧普拉切克(Robert Plutchik)曾繪製了情緒輪盤 (Plutchik’s Wheel of Emotions) 來幫助釐清各種情緒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但是,電影中的色彩不一定要照著理論來運用。例如橘色通常是「溫馨」「親切」的象徵,但是在電影《教父》中,導演將橘子與「死亡」做了連結,在各個不同黑幫幹部死去的前後,都有橘子的身影,是專屬這部電影的色彩語言。

20171025-blog-images-0
《教父(The Godfather)》, 1972

色彩的使用並沒有一定,需要廣泛的涉獵各種作品,經過思考與內化後,才能活用自如。最後,也必須加入創作者個人風格,才能成就獨特且吸引人的作品。

There are no rules in film making.

參考資料:
Image via 《THE ROLE OF COLOUR IN CHARACTER AND SCENE DESIGN》, 2015
Image via 《The importance of color in film》, 2016
Image via Thomas Hawk , 2010

延伸閱讀:
淺談色彩學:同一色系能怎麼變化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