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在想,如果有機會見到 Phil Duncan 和 Oli De-Vine 本人,我要用什麼方式跟他表達我的欽佩?你可能想問,誰是 Phil Duncan ?誰又是 Oli De-Vine ?不過如果你最近也買了 Nintendo Switch,或在朋友家裡一起用 Nintendo Switch 玩了這款遊戲《Overcooked(中譯:地獄廚房)》,你大概也會跟我一樣佩服這款遊戲所帶來的影響,或更甚者,《Overcooked》所代表著的:遊戲所能替社會帶來的潛力。

而我也是最近才體驗到。

自從有人買了 Nintendo Switch 放在辦公室休息間後,我們便常常聽到有人下了班就在喊:「來一起煮菜啊!」然後很快地就會一堆人在休息間吵成一團,你會聽到有人拿著搖桿尖叫、有人神態自若的指揮大局、有人慌慌張張地把螢幕裡的食材抬來抬去。遊戲告一段落時,你會聽到歡呼聲(很有意思的,即使失敗了也很少嘆息)或者是開起檢討會,討論起下次要怎麼才能玩得更好。

《Overcooked》是一個模擬廚房出餐的遊戲,每個玩家(最多四位)都將扮演遊戲中的一個廚師,完成菜餚的烹飪並上菜給客人,過程包括領取食材、切菜、烹調、裝盤、出菜、洗盤子等。角色不會有既定遊戲內有的「職業」,因此每個人都可以做任何事,也因此,如何分工合作就成為了一個有趣的挑戰。

遊戲剛開始的時候你會手忙腳亂,一下子每個人都在拿食材,沒有人在烹調。一下子每個人都在切菜,沒有人去洗盤子,遊戲就像一團亂。不過很快的,你會發現玩家們開始分工,某個玩家專們負責某個區塊、或某個工作,然後透過專業分工提升效率。偶爾你會在遊戲玩家中發現指揮,他會注意全局,並負責分配工作給其他人。但即使在沒有指揮的玩家群中,你也能很快發現非常良好的溝通與分工,讓他們用更快更好的方式完成菜單,並獲取高分。

Phil Duncan 認為他曾經在廚房工作的經驗是這個遊戲的來源:

「我認為廚房始終是一個很適合比喻合作性遊戲的最佳例子,廚房十分需要團隊合作、時間管理、空間意識,和相互呼喊來協調。」

在一片尖叫聲中,很明顯的,Phil Duncan 成功地打造了他夢想中的合作遊戲,那個真正可以把玩家們結合再一起的社會黏合劑。

這馬上讓我想起了未來研究所首席設計師 Jane McGonigal 在 TED2010 的演講《Gaming Can Make a Better World》上所提到的:「因此,一起參與遊戲是可以建立默契、信任和合作,進而能夠建立更強健的人際網路、以及幸福的生產力。」

許多人可能覺得這很虛幻,不過作為一間公司的主要管理者,我不得不承認,這個遊戲的確替我們帶來了很多正面的好處。大方向來說,你真的會發現一起玩過這遊戲的人感情變好了,他們也許會選擇下班後再聚在一起玩遊戲、一起聚餐、或產生更多閒暇話題。專業上來說,你也會真的發現一起玩過遊戲的人,他們在工作團隊合作上也有顯著的提升,溝通更順暢了、情緒的表達更自然而且更容易被彼此接納、更容易傾聽、任務分配起來也更簡潔有力。

你覺得像是魔術,對吧?作為遊戲設計師,我跟你一樣驚訝。

說到這,你可能覺得一定要是「合作遊戲」才能達成這個目標,但要說起辦公室遊戲,前一陣子我們在 PS4 上流行的,來自丹麥獨立團隊 Die Gute Fabrik 的《Sportsfriends》卻是另一個方向的極佳範例。

《Sportsfriends》由四個小遊戲組成,分別是《Johann Sebastian Joust》、《BaraBariBall》、《Super Pole Riders》和《Hokra》。其中最有趣的《Johann Sebastian Joust》需要配合使用 PS4 特別的 PS Move 搖桿來玩。比起要看著螢幕畫面的其他遊戲,《Johann Sebastian Joust》要你在遊戲中看著其他玩家,聽著音樂跟隨著遊戲的節奏移動,如果你在移動的時候搖桿晃動太大,你就輸了。

玩家在遊玩中會一直試圖「攻擊」對手,也就是侵入其它玩家的「舒適區(Comfort Zone)」。這個範圍在一般社交場合是 1.5 – 3 公尺,稍微親密一點的個人距離大約是 0.5 – 1.5 公尺。但在進行這個遊戲的過程中,透過「破壞」彼此的「舒適區」,你會發現玩過這個遊戲的玩家們,距離變得更近了。

加州大學教授 Katherine Lsbister 在其著作《How Games Move Us》中提到:

「在成人每天的生活中,我們學習如何和他人保持有禮貌的距離,並避免有侵略性的接觸。競爭型的實體遊戲透過無視這些常規來達到強大的社交與情感體驗。」

Nintendo Switch 的首發遊戲《1-2-Switch》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內含 28 個小遊戲從牛仔的拔槍遊戲《Fake Draw》、巫師的魔法對決《Wizard》到模仿對方動作的《Copy Dance》,在遊戲的過程中你都會看著對方的眼睛來進行,或更甚者,你需要模仿對方的動作來培養雙方的默契。

我們都喜歡和朋友一起玩遊戲,而且我們也都漸漸會喜歡上那些跟我們一起玩遊戲的人。遊戲拉近了我們的社交距離、降低了溝通障礙、讓我們更願意傾聽對方、並給予更多包容。

Jane McGonigal 在演講裡提到,一項有趣的調查顯示,我們會更喜歡那些一起玩過遊戲的人,即使他們把我們打敗的很慘。她進一步解釋:

原因是在遊戲過程中,我們對彼此累積了信任,因為我們都花費相同的時間、遵守同樣的規則、擁有共同的目標,並肩作戰直到遊戲結束。

拜託,下次讓我有機見到 Phil Duncan 和 Oli De-Vine 本尊的時候,除了帶著《Overcooked》讓他們簽名作紀念以外,也絕對要好好感謝他們對我們的社會所帶來的正面影響。遊戲可以影響世界,而且如果我們做得對了,還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噢!對了,你現在考慮買一台 Nintendo Switch 了嗎?


References:
[1] Sportsfriends, Wikipedia
[2] Overcooked, Wikipedia
[3] 《Gaming Can Make a Better World》, Jane McGonigal, TED2010
[4] How Games Move Us, Katherine Isbister, 2016
[5] Nintendo Switch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