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中文的方塊組成在排列上具有非常優秀的彈性,因此不論是直書或是橫式的書寫方向都可以很好的適應。在近代為了推行電腦化、讓文字與資訊帶來普及化,橫式書寫的排版方式被廣泛地應用。但其實在許多場合,例如較為著重中文文字表達性的書籍,依舊會使用直式書寫來做排版,在閱讀上具有完全不同的閱讀體驗:

直書跟橫書大不同

中文字使用直式書寫的來由,其實有很多說法,一個最普遍的解釋就是由竹簡發展而來。以比例占較多數的右撇子為例,當書寫竹簡時,左手持簡、右手書寫。在書寫的時候竹簡握持的方向以及書寫方向便很自然地發展出了直書的寫法,一直到後來雖然書寫載具演變成了紙張,但直書的書寫的習慣亦就這樣被沿襲了下來。

中文字使用直書好還是橫書好,其實各有許多的支持意見。就以書寫的狀況來說,其實就一般文字尺寸的書寫時,直書書寫的流暢度要優於橫書,這是由於我們在書寫時,會以手肘為支撐來做書寫的動作,在做橫向的書寫時,容易因為手肘旋轉的關係而導致書寫時越來越往上移而導致歪斜。而直式書寫時,是以整手臂的伸縮、來完成直書書寫的動作,不會出現手肘旋轉的運動,書寫時較容易維持行句的端正感。

而在閱讀時的差異,則其實具有更多不同的意見討論著,有些人認為直書閱讀起來較為順暢、也有人覺得橫書才適合人眼快速掃描文字時的方向,更適合做快速閱讀,這部份雖然因個人感受而有所不同,但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可以很順利的適應直書以及橫書的閱讀方式。

行文方向的問題

既然使用直書,那麼就會牽扯到一個使用橫書不會遇到的問題:「到底第二行該寫在第一行的左邊,還是右邊呢?」我們已經知道中文的行文方向是由右往左的,一個同樣以竹簡書寫的解釋是這樣的:可能是因為使用右手書寫而左手持竹片時,當要換下一塊竹簡時(換行),左手很自然地會將竹片擺在第一行的左邊,進而發展出來的習慣。

但發展到了紙張書寫後,由右往左的行文方向出現了明顯的缺點,像是以右手書寫文字時,很容易被手擋住先前書寫的文字(這個大家應該都遇過)。以及其實中文字筆劃的書寫方式,大致也是由上往下、由左至右的書寫方向,文字的書寫方式與文章段落的排列方式不同,多少是具有些許的矛盾感存在。由此看來,由左至右的行文方向似乎更適合符合邏輯。

寫到這裡,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先前舉的例子:中文傳統的匾額、春聯上的橫式縮寫、其實是一字一行的直寫編排,因此其書寫方向亦為由右至左的書寫方式,但這個狀況在現今的排版印刷上卻是完全相反的,像是我們每天閱讀的報紙雜誌,明明使用中文傳統直書、由右至左的行文方向,但標題部分的文字卻反過來使用由左至右的橫書書寫,似乎是有點奇怪的一件事情。

正由於自左至右的橫書閱讀方向是近代推行漢字普及化所做的改變,因此流傳了許多小故事,像是 1940 年在重慶北碚博物館標示「貓熊」時。由於當時很多中文使用者已經開始習慣左到右的中文讀法,所以被誤解成「熊貓」,在以訛傳訛下,「熊貓」和「貓熊」一起,成為該種動物的稱呼。相關的故事還有「中國鋼鐵」變成「鐵鋼國中」等等。

而傳統直書書法上相當著重字與字之間的連貫關係,在專業術語中稱之為「行氣」,尤其是行書與草書的書寫。清代書法家宋曹曾在《書法約言》書中提到 ﹕「勿往復收,乍斷復連,承上生下,戀子顧母。」意思是書寫時不可只注重在文字本身,還必須兼顧字與字之間、行與行之間的整體感,一般要求筆斷意連,聯綴成行,積行成篇。這是在書法上無法輕易以橫書取代直書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文直書與拉丁文字的配合狀況

現今我們最常遇到直式書寫的狀況,可能就是使用直式信封的場合了吧,首先我們來看看中華郵政網站上提供的直式信封書寫範例:


圖片來源:中華郵政國內郵件直式信封書寫方式

我們可以發現,直式信封的規劃方式其實亦是由右至左的行文閱讀方向:首先閱讀最右邊的地址資訊,然後才往左閱讀收件者的姓名及稱呼,最後才是寄件者資訊。

而在這個書寫範例中我們發現很有趣的一點即是:中文與阿拉伯數字組合的直書應用。

雖然現今我們都已經普遍的習慣阿拉伯數字的使用,阿拉伯數字大約在西元 13 至 14 世紀的時候,也就是元朝的時候傳入中國,但並沒有得到普遍的使用。一直到 20 世紀初才因為對西方數學知識的引進才慢慢的普及起來。

而中文其實並不是沒有數字的存在,甚至有著不同的寫法:通常寫法的中文數字如「〇、一、二、三、四、五...」以及所謂中文的大寫數字「零、壹、貳、參、肆、伍...」。前者較為常見,而大寫數字因為筆劃較為繁瑣的關係,較難以塗改作假,所以在金融機構等場合中會要求使用大寫中文數字書寫。

這邊值得一提的是,「〇」其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漢字,雖然如此,「〇」卻不具有任何漢字的直書橫劃的特徵。我們最常見到這個字通常都是被使用在表示年代的地方,例如「二〇一三年」,因此中文書籍中其實都大量地使用了這個字,包括我們剛剛才見過的直式信封書寫範例圖(雖然是被當做替代字號)。有趣的是教育部國語辭典簡編本並沒有收錄「〇」條目,卻在「零」這個條目中輕描淡寫地寫上了『零為「〇」的大寫』的解釋,在紙本的國語辭典中亦多次出現這個字。

即使如此,現在很多人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輸入這個字,便用阿拉伯數字的「 0 」或是英文的大寫「 O 」來取代。其實部分注音輸入法的話,只要打「零」的發音就可以在字表中找到「〇」這個字了。

註:目前確認的有 OSX 內建注音輸入法、 Yahoo 注音輸入法有,而 Windows 版本的傳統注音以及新注音目前皆無收錄這個發音,但可利用輸入法整合器以手寫的方式寫出「〇」。

因此中文中有數字的場合,使用直式書寫時便有各種不同的書寫狀況:

因為現代中文在使用上相當具有彈性,通常數字與序數可以通同的混用,像是「四十」跟「四〇」,都可以被認為代表數字的 40,但如果是寫作「四〇四」跟「四十四」光就數字上就是不同的值了,使用上時務必注意。

而中文與英文搭配的直書場合中,由於英文只有一種書寫方向,一個不確定是否正式的寫法是將英文字母一個一個拆開來排列,這種較多出現於全大寫的縮寫用法。而另一個方式是將書寫方向旋轉 90 度來書寫,是較為折衷的應對方案。

倘若遇到的書寫情形是較為複雜的英文單詞呢?

中文字是以單個文字為基本單位,而英文是以單字為基本單位,而英文難以拆解成直式書寫的原因亦是因為每個英文單字的長度不一樣。若以單字為基本單位做直式書寫的話,情況會如下面這樣:

很明顯在遇到較長的單字時就會影響閱讀視線的順暢度,但其實英文單字是以字根為組成,是否可以考慮英文文章書寫時,如果遇到必要的情形會使用連字號將單字拆解以分配到下一行,以這種方式將一個單字以拆字根的方式做處理呢:(筆者不會拆這幾個字的字根,所以示意一下)

雖然也許解決了過長的問題,但卻完全喪失了閱讀性,這邊當然是實驗性的做拆解的動作,並沒有任何實用的價值在。

實際應用面的情況

剛剛我們都是以書寫與閱讀的情況下做的討論。但畢竟電腦以及排版系統依然是西方拉丁文字系統的產物。在實際應用場合下或多會少會受到軟體以及平台限制了可行性,就以網頁為例,網頁可以說完全沒有處理直書的工具可以使用(CSS 中有一些不被廣泛支援的語法先不討論),面對這種狀況當然有一些折衷的處理方式出現,其一就是透過斷行以及置左方式來做處理。

但由於畢竟是在橫書系統上做出的投機排版方式,除了撰寫非常麻煩之外,不僅字距受到網頁行距的限制,亦沒有正式的直書行距、因此這個方法並不普遍被使用。

一個更常見、更保險的作法自然是使用圖檔處理,設計師僅需要在繪圖排版軟體中完成直書的排版,即可輕易的完成任務,更可以不受到網頁中文字體貧乏的拘束,自然相當受歡迎。但不論是哪個方法的處理方式,對於都不利於網頁中資訊的查找與處理。

當然,熱愛直書排版的人們也製作了一些轉換工具讓大家可以玩看看,像是這個 「竹取 Web JS 版」 可以即時將網頁變成直書的格式,讓直書愛好者好好享受一下使用直書瀏覽網頁的樂趣,以下是【讓我們吹毛求疵一下:中英文混排時的最佳化狀態】使用該工具轉換為直式排列的結果:

相對於網頁的不便,在排版以及文書軟體中的狀況則自由不少,不需考慮相容性等複雜問題時,軟體中僅需要提供相對應的功能即可。像是常用的排版軟體如 Illustrator 以及 InDesign 即直接提供了垂直方向的文字工具:

而 Word 這樣子的文書軟體當然也提供了強大的功能滿足廣大的中文文書編輯需求

將整份文件轉換成橫式方向格式之後,遇到英文的部份僅需要透過全形與半形的轉換使用,即可滿足不同的排版需求。也提供了將英文單字轉換為橫向的需求。

中文以及英文的書寫順序由於使用的書寫工具不同、以及文字的發展的關係,導致演變成不同的書寫方式與習慣、並無對錯之分。而一直到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傳遞的需要,便出現了這個以前不曾想過的問題。從中文來看,自左而右來書寫文字,的確比較方便,也不會有手臂沾沾染墨跡的困擾。而橫式書寫方式也的確能夠更密切的與英文字混合排版。但直書卻一直是漢字發展與保有的一個特色,像是報紙的內文就一直維持著直式排版方向,大家閱讀時也完全不會發生無法閱讀的狀況,也許是透過直式書寫,才讓人更有正在「閱讀中文」的感覺吧。

References:
1. 教育部中文書寫及排印方式統一規定
2. Wiki – 東亞文字排列方向
3. 「〇」兮,歸來!- 詹克明
4. Images via Roberlan Borges, cc license.